hzy
  2013年7月,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托項目《新中國改造日本戰犯史料收集整理研究》課題組,赴日本採訪了在中國接受過教育改造的8名日本戰犯。這8名戰犯講述了自己當年在中國所犯罪行、在中國接受教育改造情況,表達了維護中日友好的願望。
  繪鳩毅,原名石渡毅,1913年生,1941年入伍,1942年侵入中國,後任日軍第59師團第54旅團第111大隊機關槍中隊下士官、軍曹。1945年8月向蘇軍繳械投降,被送往蘇聯遠東地區,1950年由蘇聯政府移交中國,關押在撫順戰犯管理所,1956年第三批被寬釋回國。曾任日本“中國歸還者聯絡會”常任委員、常任委員長。
  我被徵入伍是在長野縣的一個中學擔任教師的時候,當時是28歲,在經過佐倉的聯隊的新兵訓練後被送往山東省,參加了侵略戰爭。我最後的職務是陸軍軍曹、下士官。
  我在山東省的索格莊實施了重大的戰爭犯罪。那是在戰敗那年的6月,在大隊長的命令下,在對30名新兵教育訓練中,用活人作刺殺訓練,交替殺死了4名中國俘虜,犯下了罪行。
  軍隊的名稱是北支那派遣軍第12軍第59師團第53旅團第111大隊機關槍中隊。事情是這樣,在俘虜中有一個女人,被強迫做了一個下士官的慰安婦。因在索格莊長期駐扎,食物供給越來越困難,他把她殺了,然後吃了她的肉。而且不僅自己吃,還對中隊的人謊稱,今天從大隊本部送來了肉,而讓全中隊的人都吃了。雖然是傳聞,但是後來聽說在撫順戰犯管理所,他本人供認了這件事。
  對於“解放區”、“敵占區”,無論是八路軍戰士,還是老百姓都看作敵人,日本軍隊可以隨意將其殺死,更何況是強姦。我自己沒有親眼看到,但是實際上,強姦這樣的事發生了很多,因為他們不當一回事地跟我們講述。所以特別是對“解放區”的女人進行強姦在日常都經常發生。
  在治安區部隊設置了慰安所,儲藏了很多中國人、韓國人,給少許錢而進行使用,這是習以為常的事。例如我所在部隊,在濟南設有“軍人俱樂部”,在販賣軍人日用品的同時還有慰安婦。
  在索格莊的敵占區,總之我們看到的八路軍都是農民,其中,我命令新兵殺死了一個15、6歲的少年,他抱著我的腿哭著說,我媽媽還等著我呢,讓我回家呢。但是,雖然我也有父母,可是在日本軍隊中上官的命令就是天皇的命令,違抗上官的命令就意味著自己的命也保不住,我不能放了他。
  我想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或個人,對殺死自己父母兄弟或國民的人,不能給予人的待遇。在基督教里有“愛你的敵人”這樣的話,但是人類是不能做到的。對這個不能做到的事,中國政府和人民卻對日本戰犯做到了。
  總之,優待日本戰犯,讓他們回國,用一句話來說,這是一個奇跡。一般的人和一般的國家做不到的事,而中國政府和人民做到了,創造了一個奇跡。我想正是因為有這個奇跡,我們這樣的侵略戰爭的尖兵才能轉變為為了和平和日中友好進行正義戰爭的人。
  我認為教育少年的教員是最重要的,我對少年沒有太多的話,但是希望教師要好好地做,把日本的青少年教育成熱愛和平、熱愛真理的人,這是我的願望。我只想說,希望中國的青少年與日本的青少年友好交往。
  我在中國撫順戰犯管理所被思想改造,在郵政局局長的位置上到年限退休後又重回“中歸聯”,擔任了常任委員,後來又擔任常任委員長。我們實現了“中歸聯”統一後,最初做的最大的工作就是經過中國政府的許可,在(撫順戰犯)管理所的前院立了謝罪碑。我們在對過去謝罪的同時,立誓不再發動戰爭、為和平和日中友好而努力,並把這個理念刻在碑上。這是在“中歸聯”統一後不久,把“中歸聯”的這個精神,刻在了謝罪碑的背面。現在日本雖說是獨立國家,但卻可以說是美國的半殖民地,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安倍內閣沿著這個路線越走越遠,在這個時候,我相信日中的友好關係才真正是世界的和平基礎,我希望在日本這個危機時刻,中國的朋友們能伸出援助之手。  (原標題:日戰犯繪鳩毅:要把日本青少年教育成熱愛和平的人(視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d71tdkfve 的頭像
td71tdkfve

珍珠奶茶

td71tdkf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